反思录1:我希望我们都还是李医生,也希望我们不再会是李医生。

李医生离去了
而昨晚的夜风也异乎寻常的猛烈,但风终究是只是风,万千幻象满地狼藉一夜之间风淡云清,不留痕迹。
从惊讶,到难过,到期待,到疑惑,到愤怒,到深深的难过与挫败到最后的无力又怅然若有失。
有些错,一步错,步步错。
我无意于多大格局去讨论这件事情,也不想执拗于谈论敏感的部分,相比于绚烂爆发而消失,不如做一条清冽冷静的小河细水长流,我觉得应该留下些文字,是因为我觉得这值得我们反思与改变。

李医生与谣言
说起李医生,便离不开“造谣”

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之后我一直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号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绕不开的点,李医生造谣了嘛?
讨论李医生造谣了吗,先要看李医生做了什么。如上,李医生在得到一个SARS高置信阳性指标的病人检查报告后,在微信同学群里出于提醒同学(医护等相关行业或家属)注意防护的目的,说出了这个事情。同时在后续中对补充得更详细与严谨,强调了这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并同时强调不要截图传出去。 最终内容被截图传出去(同时截图还并不全,基本只留下了“确诊了7例SARS”字样),最终1月3日于公安机关签署训诫书。

造谣是一个汉语词语,拼音是zào yáo,意思是通过个人想象,虚构事实,并通过各种途径进行虚构信息散布。

一个医生,在有检测报告报告的基础上(可信信息来源),在有限的专业空间内发布信息(非面向公众,同时他还提醒了不要外传,无广泛传播意愿),目的是为了同事们做好安全防护(目的良好,主观上无恶意)。这样的一个行为,这不过就是平凡的你我,在日常工作中完成自己的职责同时提醒同僚的善良与日常罢了。最终导致的断章取义式传播也并非他的意愿。
尽管新冠不是SARS,但李医生的内容也并非捏造。哪怕以最严苛的的角度来讨论,我也不认为李医生主观上有"造谣"行为,仅能认同他的言语与用语不谨慎连贯间接导致了"谣言"的产生。

不管如何,既然"谣言"产生与传播了,自然需要处理,事实上,这一次李医生签署的训诫书就内容而言仅仅只是对其发布"确诊SARS"这个不属实的言论训诫。而训诫这个词,看上去严重,可能已经是最轻微的一种"形式"了,它并不是多么严厉的批评,更像是一种提醒,就如同你高中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了解下情况,说了下你没做好的,签个名表示以后要做更好。抱有善意的揣测,公安机关也许也懂李医生的委屈所以才仅仅出具的是训诫书,我宁愿相信这个这个美好的猜测:这份落款是2029年的训诫书将是共和国历史上一纸奇特的见证。

从另一个角度,我们讨论"谣言"。一个言论产生了,如果可能带来恐慌。那么对言论进行溯源与辨真伪,是应当也是必须的,也是公信力的体现。严格意义上的说"SARS"是谣言,但泛义上新冠确实是SARS的近亲,确实有与SARS相近的传播途径与危害。辟谣不应该只说明什么是错的,而也要把对应的真相与验证过程告诉大众,硬扣字眼式的辟谣就真的是真相了嘛,就如同有多少人是被"SARS"辟谣后的信息影响以为安全放弃了了防护呢? 既然辟谣使用的是公信力,那么片面与不完整的辟谣也就是在毁坏公信力。

环顾整个过程,我不认为李医生造谣了,但李医生确实有不严谨的地方,但我也并不认为这是公安部门的问题,公安部门是执行机构,是执法部门,公安机关不可能对所有的知识具备全才般的专业校辨能力,何况最终公安机关训诫书这一个举措也并不严苛。那么问题在哪,为何还是最终成为"谣言",直接来说,是将事情定为"谣言"的机关的问题。但本质来说,是定义"谣言"的机制不明确导致的。如果说,母猪说话我们能通过常识定义为谣言,那么一个专业性的问题的辟谣该由谁认定呢?李医生即使是眼科医生但至少是个医学博士了并且还是个长期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已经超过大部分人的上限了。他的判断与言论该由谁来认定呢?这份训诫书带来的远不止李医生的委屈,还有我们辟谣制度的何去何从。

李医生造谣与否,现行的制度给与了明面上的答案,但每个人心中有自己的一杆秤,公道自在人心。而我,也期待未来的制度能对他有一个追补。

相比于辟谣制度我们或许可能还有时间慢慢处理,但关于李医生的造神运动却已经火烧眉头。

从李医生的自诉中我们其实看出,他无意于做英雄,更不是所谓的"吹哨人",他无意于向公众公开资讯,他只是平凡的普通的如你我一般的善良人,想做好自己职责保护身边人罢了。

客观理智的说,李医生不是神与吹哨者,他不是为了吹哨而生,也不是因吹哨而死,对他自己,李医生的离去只是在这一场惨烈战役中,不幸离去的一个小意外,而在这样一场举国的战争中,千千万万的医生护士还有其他工作者都依然还在承担这种意外的风险。李医生不是因为发言而死,也不是因为说出真相而死。在这个时候将之抬上神坛,既违背现实,也是对李医生,对其他医务工作者的不尊重。甚至适得其反,捧得越高,摔得越狠。

/**
当李医生被抬上神坛的时候,也意味着他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李医生了,他已经成为了各色各样的人诉说自己利益诉求与主观表达的方式。恶意者借此渲染悲壮,放大情绪,绑定所谓自由斗士。

但如若没有土壤,又何以放大情绪呢,世界上的东西往往有两条线,一条明线,一条暗线,当明线不够公开透明,暗线就会蠢蠢欲动。哪怕是李医生并无公开扩散意愿的言论,偶然间被传播出去,早于了大部分明线消息。而当这消息在经历明线辟谣却最后被事实论证。这一明一暗间,土壤也就出来了。一步错,步步错。

对恶意者而言,这土壤他们求之不得,一个悲壮的英雄,一个曲折的故事,一个明线的错误。足以附带一些符合他们利益的观念观点进行绑定输出,也足以撩拨情绪让部分人沦陷。这一套历久不衰,简单好用。

但不要去怪这些普通人,这个心路历程我走过。

当我们把李医生抬上神坛的时候,当我们需要李医生成为"吹哨人"的时候,当我们为李医生鸣不平的时候,往往是我们安全感已经不足了,也反映出我们对信息不能更早发布的不满,对目前损失的不满,以及我们对于这类信息到底能不能及时到达自身的担忧与恐惧。而这种心理即是这次事件也是长期以来积累的。这是一个长期的斗争,就像解除谣言最好的办法是发布真相,阳光普照才是减少黑暗最好的办法。请给我们自己与同胞更多一些信心吧。

**/


李医生是亚马逊的一只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却搅动了我们诸多人心中的一场龙卷风。

我难过于李医生被抬上神坛,也难过于他被消费,难过于他成为各式各色人的工具,难过于他已经走了家人却还要被造谣不被放过。更难过于潜意识中我们需要并强行将李医生抬成了"吹哨者"
但我还是希望我们的难过回到李医生本身。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非黑既白的,有彩色也有灰色,李医生不是吹哨人,公安机关也不是坏人,辟谣制度不完美,甚至我们自己都也只是键盘侠。
但这场战役中我们都做了应有的努力。
李医生正直善良,最终牺牲在自己的岗位上,无愧于自己的职责,无论是遭受委屈还是病痛苦难,都能以同理心与乐观来面对,并激励着更多的人。
张继先医生警觉敏感,最早并多次上报为疫情拉响警报,及时组织科室同僚应对并做好防护问题,至今仍然工作在一线,恪尽职守无愧职责,她做了她能做的一切。
当前辟谣制度确实让李医生受了委屈,但也在这次战役的其他方面反映迅速,避免了其他谣言造成更大的恐慌与损失,公安机关也一样,查处抓获制假口罩保障人民安全。
乃至我们自己,虽然激愤,但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这个国家更好的发展,即使当个键盘侠,也能老实呆在家不给前线添乱(但应该做个理智理性的键盘侠吧)。
这个世界可能并不美好,但我们依然选择了应该做的事情。正如钟老84岁高龄再次逆行挂帅,正如张院长身患渐冻症奋战一线说希望在能动的时候多动动。
我们都是这个大共同体里的一部分,都有好或不好的部分,我们共同组成了共同体甚至人类命运共同体,如同我们自身一般这个共同体也不完美,我们也应努力让之发展,让之更好。

最后,我还是想怀念一下普通人李文亮

李医生也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我们之所以哀悼李医生,是因为他就是我们,一样的普通通通的人。
他和我们一样,是个平凡人,过着平凡人的生活,他的头像是蜡笔小新一家人,关注数码科技逛B站,也追剧喜欢看《庆余年》,还害羞的承认追星喜欢肖战,还也会微博转发各种抽奖虽然基本也是个中奖绝缘体,会夸某地的鸡腿做得贼好是极品鸡腿。
面对自己截图被传播后,他说看到就知道要倒霉了,开始很生气,截图还不打码。后面也能理解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面对工作在已经患病躺床的时候,依然在工作群里号召时报名恢复后还要继续回到岗位,因为这是职责。
面对病魔他能开朗应对,发微博告诉大家被确诊了还发了个狗头。
即使面对委屈,也能在委屈中理性的说"让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就如同我在朋友圈看到的一句话。这样的一个人,他没有想当英雄,却已经是2020年我们对于英雄想象的上限。
我们面对和他一样的情况的,大致也会做一样的决定。甚至我们可能做得不如他好。
我昨天难过了一整天,情绪一直低落,脑子中一直徘徊一句话。这样一个人,我们看到他的结局,仿佛看到自己的结局。
我们见不得好人受委屈,是因为我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是因为我们知道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也是因为我们自己是好人,我们知道当一个好人倒下了,后面的就可能是我们。
李医生,他是一个好人。
今天的我理性起来了,但我依然很难过。
我期望这个平凡的好人李文亮能得到他应有的掌声与鲜花,不再背负委屈也不再承担过多我们赋予他的意义。

罗素曾经说过,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希望能铭记他,未来将他的故事告诉后来者,告诉孩子们,要去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哪怕我们只是一个平凡人。
我希望顺着李医生的故事,梳理我们所有遇到的问题与不足,自我改进进化,不要再出第二个李医生了
我也希望应该承担起他的理念,承担起我们各自的职责,更好的建设我们的国家,有能力的就加入我们的政府的,用我们自身的行动来促进他的变化,有一份光,发一份热。看上去很慢很俗,但或许已经是最可行的办法了。
如果我们真的爱李医生,那么就应该帮他守护他的祖国,这是他爱的地方。

我希望我们都还是李医生,也希望我们不再会是李医生。

真希望能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说一声。
你好好休息,世界先交给我们拯救。

声明:敏淳|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流茗天地外,人间二十年。